新闻快讯: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法治频道> 法院在线 > 正文

宜兴“破产企业审判”有何奇招妙计

2018-01-03 15:01:35 来源: 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 孙靖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这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关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段论述。在推动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清理“僵尸企业”,从而达到去产能、降成本、优化存量资源配置等目的都要在法律范围内依法进行,这就再次提升了破产审判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重要地位。

2017年1月至11月,江苏省宜兴市法院受理破产案件10件,审结15件,受理数与审结数分别占无锡全市法院的16.4%和65%。截至目前,宜兴市共消化债务106亿元(其中金融债权60亿元),清偿职工债权4091万元,清偿率100%。

“破产案件出现了金额高、阻力大、波及范围广的新特点,法院背负着巨大压力,责任也更艰巨。”宜兴市人民法院院长王英认为,根据客观经济形势的变化,法院破产审判应该更加灵活务实,擅于打破常态化思维,敢想、敢闯、敢为,充分注重破产审判的本土化效应,努力帮助企业“破茧化蝶”。

据了解,宜兴市法院为此确定了“政府牵头、部门联动、法院主导、属地负责”十六字破产工作指导方针,积极探索破产企业审判新思路,打造出了独具一格的“宜兴样本”。

休眠破产

法院“自找麻烦”助企业升级

2017年10月15日,宜兴市法院成功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对宜兴禄漪园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破产整体资产进行拍卖,成交价高达3.60015亿元,刷新了宜兴市法院司法拍卖成交价最高纪录。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关键在法院对酒店进行破产审判的过程中采用了“边经营边破产”的休眠式破产模式。

持续经营期间的业务负责人、原禄漪园酒店总经理许展强是酒店的元老级高管之一。“酒店地段好、装修好,当时在宜兴名气很响,沦落到破产的地步真的很让人痛心。”许展强还记得,2015年年初,酒店新开不到两年,正是生意兴旺的时候,受到法定代表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偿付巨额利息等因素影响,导致资不抵债而不得不进入破产程序。

酒店歇业转入破产程序固然是一了百了,但酒店的经营价值就荡然无存,拍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为了保障酒店财产价值的最大化,宜兴市法院经过调研讨论,决定创新采用“边经营边破产”的方式,通过政府与法院联动护航、完善破产管理人管理机制等内外结合的治疗方法,让原本逐渐陷入僵死状态的酒店转为保存实力的“休眠”状态。

“没想到要保障一个集餐饮、住宿、休闲为一体的高档酒店正常运转会这么难。”宜兴市法院民四庭庭长周馨说,酒店的日常管理不仅错综复杂,而且细碎繁琐,酒店长期拖欠的巨额营业税、预付消费卡的兑现、预订婚宴的落实、酒店内部管理松散、破产后人心涣散、酒店名誉受损等,一系列问题都实实在在地摆到了破产管理人和法院面前。

关键时刻,政府和法院的协调联动再次发挥强大作用。

在宜兴市委政法委统一协调下,法院与属地政府、相关部门紧密合作,通过与房产、税务部门协调,确定房产税计税基数、延期缴纳酒店营业税款,公安机关派员常驻酒店处置突发事件,消防部门加强对酒店消防安全指导监督,卫生部门指导酒店完善卫生安全设施,市旅游局、辖区政府强化酒店对外宣传等一系列“减负增值”措施,逐步扭转了酒店的经营局面。

其间,破产管理人进一步完善了酒店资金、人事管理制度,严格财务管理,裁减闲散冗员,酒店经营面貌焕然一新,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2016年,禄漪园酒店获得“宜兴市现代服务业十强企业”“中国宜帮菜研发中心实践基地”“宜兴市旅游行业先进集体”等多项荣誉,酒店年营业收入超过5000万元,成功实现扭亏为盈。

对于法院来说,酒店资产的成功拍卖不过是整个破产案件审判中的一小步,接下来法院还将对拍卖所得进行第一次分配。有财产担保债权、职工债权、税收债权清偿率达到100%,无财产担保债权清偿率13.04%。种种数据表明,宜兴市法院这次“自找麻烦”还真是找对了路子。

反向出售

从重整实践中得出真知灼见

审理周期长、资产变现难,是破产审判中最常见的两大难题,尤其是在审理资产和债务规模巨大的企业破产案时,形势更为严峻。

2016年9月,江苏莱顿宝富塑化有限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递交到了宜兴市法院,这意味着一个注册资本2700万美元、涉及债务30多亿元、待安置职工200多人的“烫手山芋”抛到了法院。

按照破产重整的惯常做法,从立案到资产评估、财务审计、债权申报、招募重整方、表决重整方案并实施,整个过程耗时费力。根据莱顿公司的负债情况看,要想拿出一个各方满意的清偿方案显然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莱顿公司还留有一项值得捡漏的宝贝,尤其禁不起拖。”周馨所说的“宝贝”,就是莱顿拥有的在塑料化工领域的多项特许生产资质和先进生产技术。

也正是着眼于这一优势,宜兴市法院最终决定采用“反向出售式”重整模式,引入强势资源注入莱顿,将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送上了起飞的跑道。

“反向出售式”重整的概念源于国外,近年来国内也有相关实例,但具体细节各不相同。对于宜兴市法院来说,“反向出售式”重整模式的一切依据和标准都来源于实践,都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

法院指导管理人公开招募战略投资人,通过保留莱顿公司企业外壳,让战略投资人以相应的对价取得债务企业全部股权及优质资源和资质,保护企业主营业务的存续。对于除主体资质、主营业务以外剩下的所有资产和债务,则将其转移至相应平台公司,由该公司继续对原莱顿公司债权债务承担清算义务。

2017年2月,由政府、经信委、管理人、企业代表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对莱顿《重整投资方案》进行评审,最终确定中信国安化工有限公司为重整战略投资人。重整计划裁定确认后,中信国安一次性出资3.5亿元取得莱顿公司股权,该部分资金全部用作清偿破产债务,职工债权、税收债权和小额债权均获全额清偿。

“这样主副一分离,不但保护了企业特殊资质和优质资产,而且妥善解决了破产清算所带来的职工安置、小额债权纠纷等社会矛盾,快速高效地完成了优劣资产剥离。”周馨说,“反向出售式”重整大大提高了破产重整的效率,普惠到各类债权人,更助推了地方产业的转型发展。

“依托我们中信的技术和管理,莱顿有望进入国内化工企业的领跑梯队,年营业收入不会少于40亿元。”对于莱顿的未来,中信国安负责人夏青满怀信心。

审判介入

4000万股权收益失而复得

说到全国有名的规模型企业天地龙系列企业,其破产规模之大、过程之曲折足可以写一本书,而其中关于4000万股权收益的取回更是一个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

作为一个中国制造业500强企业,天地龙系列企业曾是融有色线材、电线电缆、工商地产、轻工包装、投资贸易为一体的多元化、专业化大型民营高科技集团。然而,从2014年开始,天地龙系列企业就陷入金融欠贷危机,2015年6月被多家金融机构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2015年6月,部分债权银行发现,天地龙系列企业名下巨额对外投资发生变更,很可能导致债务企业资产的流失。经查证,天地龙系列企业确实已将对某拟上市公司所持股权以2.7亿元的价格转让,所得款项用作清偿部分债务。

然而,宜兴市法院经过详细调查和分析研判认为,此次股权交易的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天地龙的行为已严重侵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

怎么办?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已经交易出去的股权难道还能回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天地龙企业的其他债权人有权行使撤销权,通过法律手段将4000万股权找回来。于是,围绕这4000万股权交易的撤销问题,一系列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涉案股权也被法院依法冻结。

得知股权被冻结,即将上市的某大型企业老总坐不住了,拍着桌子跟法官较劲。“当时真的是顶着压力、冒着风险迎难而上。谁都清楚,企业一旦上市,4000万股权的价值就会连番往上涨。”宜兴市法院院长助理陈国斌回忆说,当时涉案的4000万股权引发各方关注,最终,是政府强有力的支持,法院通过依法审判,与对方拟上市公司反复协调、几经周折,4000万股权的财产价值才失而复得。

纠纷得到妥善处理后1个月不到,该企业就成功上市,股价一路上升到每股40多元,最高时达到50多元,那来之不易的4000万股权也有望为债权人带来超过10亿元的可分配资产,将大大提升破产案件的清偿率,有力保障债权人合法利益。

敢于运用法律手段、敢于尝试打破惯性思维,面对破产审判中的种种实际问题,宜兴市法院在法律框架内穷尽司法手段,从思维、方法、举措、力量等多方面进行实践摸索,打造出灵活而实用的破产审判宜兴模式。

记者 丁国锋

通讯员 赵玲 陆妍

相关阅读:

更多>>政法要闻
更多>>社会与法
更多>>法院在线
更多>>检查窗口
更多>>公安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