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法治频道> 焦点人物 > 正文

黄伟伟:在信息“迷雾”中与嫌疑人“博弈”

2018-09-28 16:08:07 来源: 福建法治报  责任编辑: 孙靖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福建法治报-海峡法治在线9月28日讯 黄伟伟早年毕业于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研究生专业。2013年12月从部队转业到福州市人民检察院不久后,黄伟伟开始从事电子数据的检验鉴定工作。2015年5月,黄伟伟取得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电子证据”司法鉴定资格。作为全省检察机关电子数据取证业务能手,协助公诉人取证、固定电子证据是黄伟伟日常工作的主要内容。

穿过眼前的“迷雾”

今年4月的一天,刚刚回暖入春的榕城笼罩在薄雾中。黄伟伟从检察院电子数据实验室出来时,已是凌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冰凉湿润空气里蕴含的清灵霎时充溢胸膛,沁透全身,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彻夜未眠的疲惫仿佛也消散而去。

前一天临下班,某单位监察人员急匆匆地赶到福州市检察院,把10多块电脑硬盘交到他手里。“为了查清‘内鬼’,硬盘是下班后从单位办公电脑上秘密拆卸下来的,第二天上班前就得原样放回。希望你能赶在天亮前,提取恢复里面被故意删除的数据。”对方嘱托过后,黄伟伟和同事就一头扎进实验室,和分布式检验工作站等10多台设备一起“运转”起来。近8个小时的尝试过后,数据被成功恢复提取。

“总算是完成任务了。”黄伟伟心里欣慰地想着,穿过眼前的薄雾,平静地踏出检察院的大门,朝家的方向走去。

像这样的“临危受命”,对他而言并不罕见。随着电子数据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检察工作中,黄伟伟的工作强度也在逐年加大。2014年下半年以来,黄伟伟共办理的技术协助案件有100多件,涉案检材200多部,从未出现过任何纰漏。

要有侦查的思维

在外行看来,这份工作充斥着神秘感与科技感,但实际操作却颇为考验人。“数据恢复其实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一种手段无法达到目的,就要转换思路,尝试新的方式。一定要沉得下心,要有一定的侦查思维,充分发挥自身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明白什么是关键。”黄伟伟说。

2018年6月,福州某海关缉私分局移送审查起诉一起涉嫌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件。福州市检察院生态资源检察处承办人审查后,发现犯罪嫌疑人黄某某在抓获当晚,删除了微信中的部分聊天记录,造成认定其部分事实证据不足。

原来,在福州市某海关缉私局侦办初期,黄某某曾经供述2根原牙和3件人物象牙雕件是向境外走私犯购买的。但后来翻供,称2根原牙是父亲生前遗留物,3件人物象牙雕件是用5块怀表向一位“老干部”换来的,却又没有“老干部”的联系方式,致使线索中断。

福州市某海关缉私局也曾委托其他司法鉴定中心对犯罪嫌疑人手机进行过鉴定。鉴定报告中虽提取了被删聊天记录中的11个象牙图片文件,但并未对这11个象牙图片文件来源进行具体识别。

“证明这些象牙图片是属于手机自拍照片还是微信聊天照片,是关键点。如果象牙是黄某某的自有物,手机里的图片应是黄某某自己拍摄,就不可能来源于微信聊天。”明确关键后,黄伟伟所在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就开始进行反复的数据侦测及实验尝试。从制作图像属性分析表,到测试该手机在不同图片发送方式下图像元数据的变化情况,同时综合恢复删除的通话记录、微信聊天及短信记录等证据,最终分析出象牙图片文件中的人物象牙雕件“琵琶女”属于手机截屏的微信照片。与黄某某供述的“不认识‘老干部’、也没有联系方式”的情况不符,为推翻黄某某的翻供辩解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支持。最终,黄某某供认物品是向走私嫌疑人戴某某购买的。

数据背后的“博弈”

虽然协助办理了众多案件,但黄伟伟谦虚地表示:“工作仍是‘摸着石头过河’。”现代科技越来越发达,犯罪手段越来越隐蔽,电子产品不断更新,加密方式愈加繁复,不同文件格式又有不同特性,如何审查电子数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成为电子数据检验鉴定工作中的新挑战。及时学习,不断研究,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成为他的自我要求。“永远不要认为电子数据是冰冷的,它有温度有生命。每个数据背后都是信息,都可能成为案件的突破口。和数据信息打交道的过程也是和嫌疑人‘博弈’的过程。电子取证是取证人员通过取证对象和其使用者在对话,而且最关键的是电子数据不会说谎。”怀揣着这份责任感,黄伟伟不断地拓宽自己的知识边界。

每个案子在取证前都是未知的,都是新的挑战。“保持好奇心,沉得下心做事。”黄伟伟这样形容自己。工作结束回到家,他喜欢下围棋。黑白棋子之间的博弈与工作状态颇有几分相似。有时猜透对方的落子意图后,他会觉得豁然开朗,好像在信息迷雾中豁开一道口子,从不确定走向了确定。

(本报记者 魏青)

 

相关阅读:

更多>>政法要闻
更多>>社会与法
更多>>法院在线
更多>>检查窗口
更多>>公安纪实